云纹在宋耀州窑刻花青瓷中的运用

网站首页 ?? ?工艺美术大观 第17期 ?? ?工艺美术大观 第17期 争鸣 ?? ?云纹在宋耀州窑刻花青瓷中的运用

文·尹赫男

?

摘 要耀州窑为我国宋代名窑,并以刻花青瓷而着名。云纹——这一中国传统装饰纹样,经历了千年的演变,在宋代“理”制社会的背景下,云纹与耀州青瓷结合有着特有的文化内涵。本文就云纹在宋耀州窑刻花青瓷中的特点及运用进行了探究。

关键词云纹;宋代;耀州窑;刻花;青瓷

一、背景

宋代是我国历史发展的重要时期。虽然宋代在国力和经济上不及唐代,但是在文化和手工业发展上相较于唐代有过之而无不及。作为北方青瓷代表的着名窑厂,耀州窑创烧在唐代,成熟在五代,鼎盛于宋代。耀州窑的工匠们融合划花和剔花工艺,在装饰手法上又创造了独具风格的刻花新工艺。其基本的操作工艺为:

??? 采用直刀深刻的方法,在坯体上勾勒出装饰图案及纹样的具体轮廓,其后在深刻之后的轮廓外部采用斜刀广削的手法,刻去装饰图案及纹样外部的多余部分,使图案部分凸显出来,以其衬托出所要表现的装饰效果,使层次分明,图案清晰,具有较为强烈的立体效果,即有浮雕之感,这种雕刻技法素有“半刀泥”之称。新的刻花工艺显现出刻刀犀利圆活的动感,线条活泼流畅,使刀下的纹样有一种跃然之感。所以耀州窑被誉为我国宋代刻花青瓷之冠是不为过的。

宋代理学兴起,理学又称道学,是以儒学为核心的儒、道、佛互相渗透的思想体系。儒教在“内而诸宗融合,外而三教合一”中寻找源泉,形成了宋特有的哲学、美学体系,另外,宋代崇尚以文治国,形成了以文人士大夫为主体的官僚阶级,所以文人的审美情趣直接影响到文化艺术的发展。但对宋代云纹影响最深远的是宋代的皇帝遵奉道教。宋徽宗自称“教主道君皇帝”,可见道教地位之高,几乎成为国教。古人崇尚云纹,因为云是天的象征,是吉祥和高升的寓意,同时云纹又具有羽化登仙之意,符合当时人们渴求长生不死的愿望,云纹装饰恰好能营造出云气缭绕的神仙世界,因而在宋代出现大量神仙题材的装饰纹样,用云纹来表现道教中的升天思想。

二、云纹在宋耀州窑刻花青瓷中的类型

经过几千年的发展演变,云纹图案得到不断的丰富,从早期阶段商周青铜器装饰中大气的云雷纹,到鼎盛阶段汉代创新的带“云尾”的云气纹、卷云纹和云兽纹,再到成熟阶段隋唐圆润、自由的朵云和卷云纹,每个历史时期的云纹样式,都融入各自时代因素的不同风貌。受宋理学风气的影响,云纹在宋代的发展、构成形式也在改变,宋代云纹形态简练,笔调率逸,唐代大气华美的装饰风格被宋代的典雅平易所取代。因此在宋代陶瓷装饰纹样中,云纹往往和龙、凤、鹤等动物,以及各种人物纹样结合采用,为主题纹样增加了气氛。

在宋代,云纹在耀州窑刻花青瓷的装饰中,从单个形态的“如意”状到富有“流动”形态的波折曲线,不难看出云纹在宋耀州窑刻花青瓷中的灵活性。云头加强了装饰,云尾率真、飘逸的形态有别于前代。单个云纹符号可以自由存在而不失生动气韵,相互组合间成另一种风韵。宋代的云纹更注重随机重组而富有灵动和神韵的整体云纹形象。以下就宋耀州窑刻花青瓷中主要几种云纹的特点作详细的论述。

(一)单线云纹

宋耀州窑刻花青瓷中,单线云纹装饰大都采用勾卷形和如意形。勾云纹的云朵呈现勾卷形,很像爬藤植物卷曲的新芽。如意云纹的云朵呈如意形。勾云纹和如意云纹多用于器物边缘的装饰,骨架线明确清晰,如瓶颈、瓶肩或盘沿处。单线云纹一般独立进行平行二方连续的排列装饰,有时多个进行组合也被装饰在器物的主画面上成为主体的一部分。单线云纹既是纹样,又是构成器形的一个组成部分,使装饰与造型完美地结合在一起。

单线云纹有简洁大方、曲线分明、形式感强的特点。曲线具有丰满、感性、轻快、优雅等特征。它们不只是简单的造型,而是广大劳动人民在艺术实践中对自然的总结,更是一种超脱于世界,达到人与自然和谐共鸣的精神境界。单线云纹在宋耀州窑刻花青瓷装饰中虽然不是主体装饰,但它们让器物整体更富有生气和视觉流动性。

(二)双线云纹

双线云纹由两条单线云纹组合而成。行云纹是宋耀州窑刻花青瓷装饰中双线云纹的代表,云朵在空中呈斜向飘动状,富有动感。因为是作为烘托气氛的装饰,配合主体物构图,变化较多,没有固定的形态。宋代行云纹的云头装饰性比较强,云尾随形式的构成而变化,较飘逸,整体非常清秀。行云纹在宋耀州窑刻花青瓷中一般与“四灵”等瑞兽组合装饰,尤以龙凤居多。

相较于单线云纹,双线云纹不单富有简洁的造型,又具流动感的形式,不再是器物边缘的装饰,而已经是整体构图的一部分。行云纹在双线云纹中更是具有强烈的飞动之美,不但增加了画面的灵动感,与神兽结合还点出了它们乘云的特征,烘托了整体的气氛。

(三)嫁接云纹

嫁接云纹主要是由一个或多个单线云纹嫁接在双线云纹基础上组合而成的。嫁接云纹云头大,云尾飘逸,较前朝细而短,一般最长不会超过整个云朵的一半。一个或多个单线云纹从双线云纹接壤处嫁接,之间以弧线相连。其轨迹向南北急转回荡,环绕器物的主体物,极具动感之美。

嫁接云纹不仅有由一个单线云纹嫁接而成的流云纹,也有由多个单线云纹嫁接而成的成片流云纹,因此此类云纹既融合了单线云纹和双线云纹的特征,构图又更具有随意性。多个小云纹与一组大云纹组合在一起,在构图上不但形成了大小形态上的对比,在器物装饰整体上又体现了点线面的构成法则。

以上三种主要云纹在宋耀州窑刻花青瓷中的构成形式多样,节奏感强。三种云纹看似不同,又有相似之处,它们在宋耀州窑刻花青瓷装饰中被巧匠们灵活组合,各司其职。云纹——这一由古代人民在劳动中总结并抽象化的吉祥纹样,在宋代三教合一的文化背景下,寄托了人们对精神世界的向往,并使其在宋耀州窑刻花青瓷中大放光彩。

三、云纹在宋耀州窑刻花青瓷中的装饰特点

从战国时期的瓦当、漆器,到当下的海报、舞台美术,云纹历经千年的演变,虽然外观千变万化,却改变不了它吉祥、幸福、和谐的美好含义。在宋代,云气纹纹样组织严谨、线条洗练流畅,形象生动随意,显示出秀丽精巧、清晰工整的艺术风格。在宋耀州窑刻花青瓷中,它常与龙凤、鹤等祥瑞的动物结合装饰,也有与飞天、花卉等结合装饰。下面介绍在宋耀州窑刻花青瓷中,主要几种与云纹结合的装饰运用。

(一)与龙凤的结合装饰

自古以来,龙都被视为沟通天地的使者。在中国封建社会,皇帝被称作“真龙天子”,因此这种神话形象,被赋予皇权的象征。在宋代耀州窑的诸多装饰工艺中,以刻花的龙纹最为精彩。云从龙,龙起则云生。用云纹配合龙纹装饰器物再合适不过。借助于“云”的形象来烘托陪衬,打破了画面的沉寂,龙有了腾云驾雾、叱咤风云的神态,大大增强了中国龙的寓意象征的鲜明内涵及其强烈神化表现的力度。

凤凰纹与龙纹都是中国古代人民想象中吉祥的化身,是祥瑞的象征。《山海经·南次三经》:“丹穴之山,有鸟焉,其状如鸡,五彩而文,名曰凤皇,首文曰德,翼文曰义,背文曰礼,膺文曰仁,腹文曰信。是鸟也,饮食自然,自歌自舞,见则天下安宁。”古时,人们认为凤为“群鸟之长”,象征“母后”。在宋代耀州窑瓷器中,碗、盘、盏、枕上均有发现凤纹装饰,如“飞凤穿云”、“凤衔瑞草”、“凤穿牡丹”等。凤凰纹与云纹结合,形成了动与静的对比,烘托了凤凰整体的动感。

在古人的观念中,龙为阴兽,而凤为阳鸟,龙飞凤舞即为阴阳相辅,因而它们也被设计成吉祥图案而广为流行,寓意龙凤呈祥。只可惜仅有残片,不能窥见其全貌。

(二)与鹤的结合装饰

鹤纹,在中华民族传统文化中,鹤为“一品”,仅次于“凤凰”,有德、寿、雅、逸之高贵品质的象征,更有“仙风道骨”之称,与道人深居山林,云雾缭绕,甚似仙人的形象非常吻合,故备受道家青睐。在宋耀瓷中,鹤纹常常辅助配以云纹,多装饰在碗盘之中。云纹独具有的上升之感,更显得仙鹤优雅轻盈地飞舞于天际,流动的曲线之态,构成向上运动的视觉形式美,并丰富了画面层次,增加了韵律感。所见纹样主要有“飞鹤童子”、“双鹤对舞”、“骑鹤仙游” 群鹤博古”等。其中“飞鹤童子”和“骑鹤仙游”更是具有鲜明的道教色彩,为宋代瓷器图案中所少见。云纹在当中超出了其所仅限在点缀装饰上的意义,而被赋予了精神层面的寓意,试想,若单单只有鹤与人,是无法达到这种装饰效果的。

(三)与“吴牛”结合装饰

在宋代耀州瓷中有一种以月亮和牛样的动物为题材的装饰图案。以北宋耀州窑刻花“吴牛喘月”碗为例,菱形开光内刻有一只卧牛,牛首上昂,仰望上方一轮明月,左边伴有三朵单线云纹。陶瓷考古界曾将这一纹样定名为犀牛望月,现多称作“吴牛喘月”。吴牛是指江淮一带的水牛。吴地天气炎热,水牛怕热,见到月亮以为是太阳,因惧怕太阳曝晒,故而卧地望月喘息不止。

(四)与飞天的结合装饰

飞天梵名犍闼婆,意译为天乐神吉祥天,是欢乐和吉祥的象征。常在佛教壁画中出现,表现最为出色莫过于敦煌莫高窟。飞天的形象在宋耀瓷装饰纹样中多有采用,且目前仅见于宋代耀瓷之上,在其他宋窑的古瓷纹样中尚未见到。

宋耀州窑刻花青瓷纹样中,飞天往往以二体飞天中心对称分布的形式装饰,取喜相逢之意[。飞天多为柔和丰润的姣美女性,头饰云髻和华髻,颈有宝钿项圈,双臂戴钏镯。飞天长衣飘动,彩带飘逸,神态自然,伴着彩带飘帛在飘浮着的行云中舞动,显得格外轻盈自如。每个飞天几乎都左手持供奉物,例如折枝花朵、博古盆花或是笙管乐器等,下交的右手往往握持胸下的飘带,这一纹饰与唐、五代时期的石窟寺内的壁画飞天的形象非常神似,这也是耀州窑制瓷巧匠们学习和借鉴佛教的造像艺术,应用在瓷器装饰上的一种成功的再创造。

(五)与花卉结合装饰

植物类的各种花卉纹饰在宋耀青瓷刻花装饰中是最为常见的,也是最百搭的装饰纹样之一。它们可以与动物搭配出“凤穿牡丹”,也可以与人物搭配出“婴戏把莲”,更可以与云纹、水纹或几何纹等和谐并存。云纹与花卉的组合多为盒盖的口沿边饰或是瑞兽与花卉结合装饰时作为点缀。这样的组合既丰富了器物画面,又青瓷造型巧妙地结合在一起,形成完美和谐的有机整体。

四、总结

云纹承接了前朝云纹的特征,逐步发展成独具特色的时代性元素,具有形态简洁、云气清秀、云尾飘逸的特点。云纹在宋耀青瓷刻花装饰中表现形式多样,组合手法灵活,装饰技艺纯熟,与动物、人物、植物均能完美结合装饰。其中化生人物,佛教造像中的飞天,道教造像中的鹤驾仙游等,是宋耀青瓷的纹样创新,更在同时代名窑中唯其所独有。在宋代“三教合一”的背景下,云纹超出了原本是古人对自然崇拜和生命崇拜的一种“物化符号”的表达,表达出一种对羽化升仙的向往。也基于这个背景,云纹才得到更好的传承。云纹在宋耀州窑刻花青瓷中辅助点缀的装饰,使器物产生气韵生动之态,并更适应了时代发展。


?

?

?

2014年4月29日 00:00
?浏览量:0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